我只想和仓持洋一结婚

[mafutin]救赎. 全文完

#這是一二三章一起放#


#這是一二三章一起放#


#已完结#


那么就开始吧


========


one


"mafumafu先生.有您的信件!"邮差摁了摁门铃.和往常一样把白色信封放在门前便离开了.


屋内人用猫眼确认了人已走远."咔嚓"一声门小小的打开一角.


"上吧.mafuteru!!!!"有些软糯的声音从屋内传出.一只白色的小博美从门缝钻了出来.噗嗤噗嗤摇着尾巴.叼起信封.趾高气昂地走回去.


"tin桑今日份的信到手啦!!"白发人蹲下身子从mafuteru口中接过信封.像拿着什么至宝一样."teru酱好孩子.今天晚饭加鱼干哟!"


"汪呜!!!!"


窗帘紧闭.整个屋子被黑暗笼罩着.电脑屏幕是唯一的光源.但这份光却是让屋子更添了一份冰冷.黑暗下满地的垃圾.灶台上厚厚的灰尘.随意放置的玩偶显得有些污秽不堪.唯一和房间气氛不和的就只有白发人看着信封署名.红色瞳孔透露出来的一丝兴奋和温暖.就像是看到了一道名为救赎的光.


小跳着回到电脑前.迫不及待拆开信封.抽出内容物."这次回的什么呢.稍微有些期待呢!!"


akatin是mafumafu一年前认识到的笔友.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认识的.嗯.那个意外就是akatin写错地址了.当时mafu莫名的收到来自一个陌生人的来信.因为嫌麻烦所以说就并没有去理会.但接下来几天信依旧是接二连三的寄过来.出于[连续写错地址这么多次的笨蛋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呀?]这样的好奇心和[还是稍微提醒一下这个笨蛋寄错地址了吧.]的好意.一边自言自语着"抱歉.因为太好奇了所以说.请原谅我!!"一边拆开信封看了信里的内容.每封信都仔仔细细的看完后.的出了最终结论




         [这个人果然是一个有趣的大笨蛋!!]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呢.那是因为akatin填错地址但本人却完全沒有注意到.还在很焦急的等着回信.怕对方是因为忘记地址了所以并没有回.还把自己家的地址在信里用红笔写了三遍...。




然后mafu写了人生中第一封信.




接着mafumafu有了唯一的朋友.akatin.





akatin有个笔友.叫做mafumafu.他知道mafu的一切.因为mafu的[一切]就只有.脏乱的屋子.时不时父母打来一笔钱的银行卡.一只白色博美mafuteru.还有akatin.


后两个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说是活下去的动力也毫不夸大.拜红瞳所赐.八岁的mafu就被人们排挤在外.连自家父母看着自己都是眉头紧皱.后来他逃了.脱离了整个世界.躲在小小的屋子里苟延残喘着.这种可笑的人生mafu多次怀疑是不是应该结束他.但是他并没有.说到底也只不过是胆小鬼一个罢了.


直到一年前的某天得到了一份救赎的光.


[mafu君其实是个超棒的人呢!!]akatin几乎每一封信都有写上这句话.但是mafu自己却不这样认为.明明无论是自己的人生还是性格都糟糕透了.


"只是普通的客套话或者安慰罢了吧."虽然这样说着.嘴角还是止不住的往上翘.


看来akatin的话总有一种让人安心信服的魔力呢.


mafuteru有些艰难地操纵着自己臃肿的身子绕过垃圾.扯扯mafu的裤脚.示意mafu抱他上去.白生的毛发蹭过mafu的裤腿.软乎乎的有些痒但是却异常的舒服.胖乎乎的身体雪白的毛发不难看出主人对他的爱护


弯下腰抱起teru.放在自己腿上.teru踩了踩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就躺了下来.好暖和.mafu满足着眯起眼睛.


如果能一直这样活下去就好了.以至于的生活.



但很可惜.神总是那么不让人轻易如愿.





"咦?这个?....。是怎么回事..?"



           [mafu君.日安哟.这次信也有平安寄到吧!嘛..。这次主要是想给mafu君说件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有些原因.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嘛.其实沒有我的话mafu君也能够照样好好的生活下去吧.毕竟mafu君真的是个很棒的人呢!!!!这么温柔的人总不能被我一个人独占吧!!!总之能够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而且虽然是这样说.我们以后一定会见面的!所以说在那之前mafu君都要好好的生活下去哟!!!


ps:治好自闭怕生的话.先走出家门看看吧



            我们未来见.



                                                       to:akatin]








"喵...。"


"咦?tinfish是在担心mafu君吗?"akatin揉了揉被称为tinfish的赤色短尾猫."没问题的哟.如果是那个孩子的话."


"况且就算是那种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也会把他救下来的哟."俏皮的尾音轻松的语气把他的自信满满勾画了出来.



"用这双翅膀."



two


[mafu君还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呢.没关系!一直依赖你akatin大哥哥也没问题的哟!!!]


[mafu君不用担心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哟.]


[mafu君...。]


"骗子。"


mafu躺在地板上.和苍白的脸色形成对比的是早已哭得红肿的眼睛.齐肩的白色发丝散乱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上方.毫无生气. 自己的世界本就是一堆废物堆积而成.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块栖息落脚之处却在一瞬间崩塌.在无限的黑暗里坠落.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到.这种透不过气的绝望与痛苦.就像要溺死于这片黑暗里.



[好想死掉。]



"汪!!"


冷不防地被一个肉乎乎的爪子一下子拍在脸上.


"...teru...?"


"抱歉呀...。居然产生这种自杀的念头.明明约定好要一直照顾你的."


"约定好的事情就得一定做到对吧."


"汪呜...。"


"我可不想成为骗子呢."


"....。"teru站起身.眼睛死死盯着mafu.像是决定了什么.爬上mafu的肚子.用爪子抓了抓然后.用力向上一蹦.


"teru你......疼疼疼!!!!!!!突然间這是干什么呀????"肚子被肉球砸中的痛楚让mafu条件反射的立起身子.捂着肚子.如果不是地方太小条件不允许的话也许还会打两个滚.


teru像是个毫无干系的狗一样坐在一旁.舔着爪子.把白色信封移到人眼前.


"這是...tin桑的信?..抱歉.teru.我現在还...。等等.teru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去找tin桑问清楚吧?"不愧是在一起生活了有8年牵绊.一下子就猜了出来.对方的意思.


"但是....。"


"嗯嗯.不对!说得也是呢.这种写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信.不去问清楚似乎还是让人很不甘心."摇摇头.暗暗握紧拳头.


"那么就立即出发吧."


"汪汪!!"


"咔擦"开门. "砰咚"关门.整个动作不过三秒一气呵成.


"....."


"....."


"tianna!!!!!!!teru你看到了吗???阳光?!!!刚才阳光照射在暗系大魔法师mafumafu身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觉要被圣光净化掉了!!!!刚才"滋滋"的声音有听到吧!!!一定是魔力被吸收带走了!!!"


....。居然忘记了这个人有恐光症..好麻烦的小鬼..。teru决定考虑一下要不要换个新铲屎官.嗯.隔壁家伊东歌词太郎就挺不错的.

只不过.只要小mafu开心就好了.接下来的路不能陪你走了...。抱歉.真的很抱歉呀.小mafu.


"喵啾!!!"


"噗嗤.哈哈哈哈原来猫也会这样打喷嚏吗?"akatin像是被上了发条一样笑得不停.


tinfish没理人.甩了记眼刀."时间到了喵."


"甚....。"发条到点了"...。这么快吗..果然还是改变不了呢.這種事情."起身.把tinfish抱了起来让他稳稳的趴在自己肩头.


"走了哟.要去接朋友了.可不能让他等久了是吧."


[teru!!!!!振作一点.马上就要到医院了!!!!] 明明约好收拾好东西后今天就出门去找tin桑的.但一大早却发现teru躺在沙发上怎么叫都叫不醒.伸手触碰.手尖却是一片冰冷.恐惧立即填满了心头."骗人吧.又要...失去什么了吗"


来不及去想伤感.抱着teru就往门外跑.什么狗屁恐光症.人群恐惧症.都tm见鬼去吧.和怀里的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在记忆里本是的临近医院.在现在看来却是遥不可及.現在只想快点.快点跑过去.


"哒哒哒."脚步声持续着.一个跑几步就累到不行的病弱体质.現在因为因为缺氧二气喘嘘嘘.眼眶糊了一层泪水.全身上下无处不在叫嚣着"好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小mafu酱.抱歉..把你关在这里.因为mafu酱是天生红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请原谅妈妈..]


[...。]


[真的很抱歉...请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回忆中的女人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样子.歉意的泪水从眼眶溺了出来.连忙抬手擦干[作为歉礼.小mafu妈妈怕你无聊所以给你带了只小狗来作伴.]


[...小狗?]


[没错.一只博美犬.]强用着像是讨好般恶心的笑容.转过头向身后拍了拍手.一只白色的团子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他叫做mafuteru.mama不在的日子里.小mafu要一个人好好照顾他哟.]

并没有理会女人.眼睛直直盯着名为teru的小狗.女人有些尴尬.随便叮嘱几句边转身离去.沒有丝毫留念的意思.

真是虚伪...。好恶心..但是.如果是动物的话或许能稍微理解我呢.[请多指教mafuteru.]

[汪!!]


"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紧凑.再坚持一下.拜托你.teru拜托你别离开我.我已经不能再失去什么了!!!!神呀.拜托你...救救我们吧..。



[亲爱的.你把那种低贱的狗送给他没问题吗?]


[...。..抱歉.dear...我只是想给小mafu一点补偿.想赎罪...。我真的不知道...抱歉..我..]


[好了.亲爱的.不用说了.这并不怪你.这恐怕就是命运的安排吧..事到如今也只好.别让mafu知道teru有先天性心脏病.一定不能.]


咦他们说什么...?teru有...先天性心脏病?骗人的吧..?teru你....你在发抖...是在害怕吗?..


[没关系的哟teru.我会照顾好你的.一定!]



"哒.哒.哒."脚步声缓慢了.不要.不要..请不要在夺走我的什么了..明明约定好的会好好照顾你的.请不要让我变成一个没有用的骗子呀teru!!!!


"咚.咚.咚....。"脚步声和心跳声一同停下来.世界终究还是暗下来了.


还真是过分呐.这个世界.夺走了一切.连我垃圾堆制而成的世界也不放过.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天生红瞳所得背负的罪恶和不幸.这样的命运还真是.糟糕透了!

站在大楼天台的台阶上.俯视着这个世界."这种被命运操作的人生我受够了.也是时候结束了.以前胆小怕疼所以说找了很多理由让自己活下去呢.."


"但是这次找不到了.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一个也找不到了." 轻笑了一声.像是對自己整个人生的嘲笑一样."从这里跳下去的话就可以解脱了吧."


"那么.再见了"腾空跳起.一跃而下.


和以前的梦很像呢.这份坠落感.但不一样的是.这次是真实的哟.接下来在短暂的痛苦之后我就得和这个世界彻底道别了吧.活成这个样子还真是狼狈呢..终于.可以离开了.


唉...?等等.那是????


mafumafu在这个世界最后看见的是散落满世界的洁白羽毛中一抹红色.


"呼...看来赶上了呢.我来接你了哟.mafu君."




three


唔...头好晕..。缓缓睁开双眼却被被刺眼的光逮了个正着.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用手遮挡住."撕...好痛..。"


"哟!!mafu君醒了!!"元气的少年音传入耳朵."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疼吗?饿不饿?老夫可是任何鱼料理都能做得美味至极的哟!!"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亮.视线却被红色填满"唉唉唉???好近!!!"像是被吓到一样快速往后退.不安的张望着四方.周围被一片片云彩包围着.太阳看起来也离得格外的有些进..也就是说...。


mafu暗暗吞了吞口水.视线一点一点的往下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悬浮在半空中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记得我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啊啊啊.mafu君!停下来!!!我会好好跟你解释的!!!!"被mafu的高音糊了一脸.难受的捂住双耳.实在忍不下去了.干脆的把人嘴巴堵住."请安静听我解释!!!"




"也就是说.我是被你救了所以说现在才会在这里?大天使akatin桑"


"没错哟!!我就是mafu君朝思暮想的大哥哥akatin哟!!!!"摆了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虽然在mafu眼里看来很蠢就是了.


"朝思暮想...。噗嗤"


"喂!!!!!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不是吗???"见人这样嘲笑自己.耳根都红了起来.


"并不是.tin桑沒有说错哟.的确是朝思暮想.毕竟我最喜欢tin桑了"


"砰"这次是彻底的红透了呢.


"你....你你....没有礼貌的坏孩子!!!!!"变扭的转过头.糟糕.好丢脸...。


"不过还真是厉害呢.这翅膀."走进.抚摸tin身后的翅膀."好漂亮"


"那是!!!我的翅膀可是我们一族里最....等等???!!!mafu君你别????别扯!!!!"


"嗯?"一根洁白的羽毛已经落入mafu手里.


"好疼疼疼疼疼疼!!!!"尖叫着一下子退后几米远.蹲下.把翅膀收了起来.


...啊嘞..?天使居然怕疼吗?∑∑...。


"....。抱歉"



"说起来.tin桑.我还得再次回到那个世界去吗."


"咦?为什么突然问.....?"


"我可以一直在这里吗?一直和tin桑在一起."顿了顿"那个世界呀.已经沒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连teru也已经....不在了.会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吧..本来就是准备自杀来着...。如果能够一直在这里躲避着也..."


"抱歉.mafu君.这个我做不到"干脆的打断了mafu."虽然我也想mafu君能够一直在我身边.但是....。如果mafu一直待在这里会死的...我不能因为自私而夺走任何人的生命....抱歉."


"但是...。嗯.....说得也是呢.这就是我的命运吧..被诅咒的.。"這種事情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居然还存有一丝期望和奢求...这样的我还真是恶心透了.


"mafu君....。啧!"


"mafumafu!你给我听好了!!!命运并不是这样的!!"


"唉?"


"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那么可怕!!!至少在还没有他出家门之前你是没有资格评价他的!给我好好的用双眼去看这个世界呀!"


"在埋怨命运之前.先弄清楚命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吧!!命运这种东西不应该是掌握掌握在自己手上吗?要怎样活着.怎么去思考.那是自己的决定!并不是根据别人给你编写好的命运.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與其去埋怨还不如想象怎么去改变!!"


"把命运托付给别人操纵.那才不是什么糟糕的命运而是你抛弃了拥有属于自己命运的权利!!!"


"是你自己抛弃了属于你的命运呀!!!"


"...。tin桑你"



[哇.大家快来看.mafumafu这小子眼睛是红色的呀.真的是超——可怕的呢——]


[噗哈哈哈哈.别这样.小心被人家诅咒了.]


[...我不会...]


[没错.我听mama说.红瞳都是恶魔!我们还是理这家伙远点吧.]


[恶魔呀..超恐怖的呢.那还真是糟糕.只不过这么弱小的身体.就算是恶魔也不足以畏惧吧.]


[呐.我说mafumafu.你这家伙真是]


[超恶心的呢.]






"什么都不明白的是tin桑吧!!!!因为这天生红瞳活得多糟糕.被怎么样对待.怎么样嫌弃.tin都完全不知道吧!!!"


"不知道又怎么样????那不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吗?况且.我现在只知道.我有一个想保护的人叫做mafumafu.我想让他摆脱从前.让他快乐.坚强的继续活下去!!"


"mafumafu.看着我.你一直害怕的.在逃避的.困扰了你这么久的.到底是什么!!!!"




[妈妈..。我是恶魔吗?]


[为什么大家都嫌弃我.觉得我恶心..。我到底...]


[唉?妈妈你...。你为什么]


为什么连你也用着和他们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像看见什么污浊不堪的东西一样...求求你们...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在我了...我到底是...是哪里做错了呀!!!


是因为眼睛吗?我这双"恶魔的眼睛".


啊.是的呢.毕竟.我是被"红色瞳孔"诅咒的人呢



"这样呀..。mafu君是因为瞳孔而苦恼着吗.既然如此.就和我交换吧.瞳孔.mafu君所背负的接下来就请由我来承担吧."


"但是"


"沒有什么但是!!!很不甘心吧!明明自己没有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次宝贵的生命就在这种无聊的而且根本就不存在的诅咒言论中度过.與其就这样溺死在[不甘心]的苦海里.为什么不去令人惊讶的事情去堵住他们的嘴??"


"别说你做不到.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只要去坚持努力.还没开始就否定自己.是不是时候未免太早了点吧."


"请不要否定任何人包括自己生存的价值和意义呀!!"


"所以说回去吧.乖孩子.开始新的生活.现在的你.已经沒有害怕的东西了"


"最后请记住.所谓的命运.就是你我的相遇."





唔....头好晕...。一只手支撑起身体.另一只手揉着太阳穴.这里是...医院?


"太好了.mafumafu先生.你终于醒了!!!"


护士?刚才那以前都只是梦吗...。只不过貌似也算是个非常棒的梦哟.


"话说您从这么高的楼层摔下来居然沒有受任何伤.还真是个奇迹呢.只不过倒是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


"大家都超担心你的哟."


唉?担心?我也会被人担心?


[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那么可怕.给我用双眼好好的去看看这个世界!]


"谢...谢谢."


"唉?"护士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第一次听mafumafu先生说话.声音真好听.和您那碧绿色瞳孔一样美丽."


...碧绿色?..什么嘛原来不是梦吗.



接着mafu开始了新的生活.虽然不算是百依百顺.但也还不错.至少维持生计还是绰绰有余的.以音乐人的身份出道.那种黑暗里带着光亮的曲风和自己出色的高音组合赢得了众人喜爱.但终究还是差了什么.


"叮咚.叮咚."熟悉的门铃声响起.


"来了.麻烦请等一下!!"匆匆穿上鞋子."咔嚓"一声开了门"啊.邮差大叔日安."


"日安.mafumafu君.给.你的信"从邮包里翻找出信物.递给人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辛苦了!!"


"不辛苦.话说当初听说mafumafu从大楼摔下来.还真是被吓了一大跳.担心死了呢."


"...。啊..那个..抱歉呀."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没什么可道歉的.只要没事还活着.就太好了.那么.再见."


"嗯.一路走好."朝人挥挥手.看着人远去便关上了门.


"呼...。还好还活着吗..。"低头.抬起手掌.捏了捏.最后握成拳"哟西!!今天也得好好的努力呢!!"


"叮咚叮咚."门铃再次响起.


"唉?大叔你是忘了什么.....唉???????"开门.映入眼帘的不是熟悉的大叔而是一抹红色.


"哟.mafu君.我来投靠你了!!"akatin一首提着行李.一手打着招呼.tinfish也在肩头懒洋洋的趴着.


"tin桑????"


"没错."


"akatin桑??"


"是我哟."


"但是为什么??"就算是确认了很多遍.mafu依旧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是因为被说.[我们天使可不需要红色瞳孔的家伙.]然后就被炒鱿鱼了.然后我就来找你玩了.开心....?"


冷不防一把被人死死抱住.稍微有点被吓到.但很快反应过来.回抱住对方.


"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好开心好开心.幸福得好像要从心里溺出来了一样.


"这不是就见到了吗."拍拍人的背.把头埋在他肩上"不仅如此.以后也是一直.一直.在一起哟."


"嗯!!一直"


呼.。看来那封已经被自己随意乱丢了的辞职信沒有出场的必要了呢.


"tin桑.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mafu君"



end


#感谢观看.这里是亟礼.请多指教#


评论(2)
热度(24)

© 仓持洋一的女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